Corey
by Corey
~1 min read

Categories

  • articles

Tags

  • Business

人类健康大厦上空漂浮着两朵乌云:一朵是传染病,另一朵是慢性病。根据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,国家将会推动癌症、脑卒中、冠心病等慢性病的机会筛查,其中要在2030达到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提高15%的目标。

国际癌症研究机构(IARC)是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一个跨政府机构,在其2021年2月发布的癌症研究报告中,2020年全球新增癌症病例数1929万,死亡病例数996万。男性死亡病例数最高的为肺癌(119万例),女性死亡病例数最高的为乳腺癌(68万例)。男性前六项癌症死亡数排名为肺癌(21.4%)、肝癌(10.4%)、结直肠癌(9.3%)、胃癌(9.1%)、前列腺癌(6.8%)以及食管癌(6.8%),女性前六项癌症死亡数排名为乳腺癌(15.5%)、肺癌(13.7%)、结直肠癌(9.5%)、宫颈癌(7.7%)、胃癌(6.0%)以及肝癌(5.7%)1

以肺癌的五年生存率为例,IA期患者可以高达92%,I期患者最差也在75%以上,然而对于III期患者便会降至13%-36%,IVB期患者几乎为0。换句话来说,如果有办法能够尽早识别癌症,不仅能够大大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,而且也能够为社会降低大量的医疗成本。因此,近年来随着政策端、资本端、企业端和医院端的协同发力,癌症早筛的商业前景也原来越清晰。

此时,企业端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选择研究癌种,泛癌种还是单癌种,单癌种又该如何挑选。虽然泛癌种听起来很诱人,但是存在研发投入高以及过度筛查的问题。因此,如果没有Grail那么强力的资源投入,首先可以将主要资源投入在单癌种筛查之中,待团队、技术和资金条件成熟后再向泛癌种投入会是一个普遍选择。

对于单癌种的选择,不同的企业给出了不同的答案:

  1. Exact Sciences - 肝癌
  2. Exact Sciences - 结直肠癌(FDA approved)
  3. Guardant Health - 结直肠癌
  4. 诺辉健康 - 结直肠癌 (NMPA approved)
  5. 鹍远基因 - 结直肠癌
  6. 泛生子 - 肝癌
  7. 贝瑞基因 - 肝癌

为什么众多细分癌种中,唯独结直肠癌在中美都相继获批呢,我想主要可以归纳为三点:

癌种危害普遍性

2018年,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、死亡率分别为37.6万和19.1万,属于高发恶性肿瘤2。结直肠癌患者早期5年生存率可达90%以上,晚期生存率最低不足10%,83%的患者确诊即为中晚期3

筛查手段可及性

传统筛查为结肠镜检查,由于其是一种较为痛苦的侵入性有创检查,筛查总体参与率仅15.3%。而中美基于粪便的无创法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,民调参与意愿高于90%。以诺辉的常卫清为例,基于4758例可评估数据,常卫清的总体灵敏度为95.5%,NPV为99.6%。其中,NPV意味着检测者若报告为阴性,即有99.6%的概率未患病,无需肠镜检查。

临床干预有效性

如果能够早期发现并干预,能够显著提高生存率。

当我们回望过去成功的先例,朴素的数据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。希望未来越来越多的技术手段能够被开发出来,锚定更多的癌种,全面提升社会的健康水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