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rey
by Corey
~1 min read

Categories

  • articles

Tags

  • Life

近几日,北京的天气是不错的。北京的天气永远是一个密集的槽点,经久不衰,生人相见,相互寒暄,吐槽北京的天气定是一项稳妥的方案。然而,北京每周都会时常露脸的蓝天白云还是令人欣喜的,今年回家,却很难看到这番光景。我简略查了14年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10城市,不出所料,北京是不在其中的。可见,大家都在说的不一定最严重,只是最受关注罢了。

拖延症也也是如此,一瞬间似乎大家都得了拖延症。可是,真的是这样吗?

我们爱拖延,常常是因为没有办法接受延迟满足,钱钟书先生在《围城》中有一段关于吃葡萄的文字:

有一堆葡萄,乐观主义者,必是从最坏的一个葡萄开始吃,一直吃到最好的一个葡萄,把希望留在前头;悲观主义者则相反,越吃葡萄越坏,吃到绝望为止。

后一类人往往不能忍受延迟满足,他们必须即刻体验满足和快乐,即使这样做会透支未来。但是,几乎我们每个人都携带着此类基因,惰性、即时行乐可谓是与生俱来的天然属性,我们终其一生都在与它们斗争。婴儿是不懂什么延迟满足的,看到吃的就赶紧往嘴里塞是本能使然。随着长大,自控力会越来越强,20世纪60年代,Standford 的 Walter Mischel设计了一个著名的关于“延迟满足”的实验,部分儿童已经具备对棉花糖延迟满足的能力。就群体来说,成年人的延迟满足能力更强,普遍表现在为了领到一个月足额的工资,按时卡点上班。个例更是不胜枚举,我曾见识过有人每天坚持晨跑逾几十年之久,这种精神令人敬佩,自控力如此之强,怕是无难成之事。

这样看来,不断的与自己的本能做抗争是成长的必经之路,大家都在关注并意识到拖延,正是愧疚心与即时满足的剧烈碰撞,倘若麻木的连吐槽都省却,才是大问题呢。我们在碰撞的过程中,找不到出路,便拟了一个拖延症作为为发泄的窗口,不断的告诫自己事情的严重性。这样也好,很多时候,不断的刺激自己那碌碌无为的愧疚心也是做事情的推动力之一,倘若通过刺激能够真正下定决心,也是极好的。毕竟,我们做了,便在人生的线段上又前进了一小步。

我想,很多时候,我们并没有拖延症,只是没有下定决心去做一些事

去做了,便没有那么可怕。

终于可以把这周的博文计划T出to-do-list,你看,解决拖延,并没有那么难。